NEWS

获取公司和业界最新资讯

媒体报道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新闻详情

中医药法实施一周年: 中医诊所数量井喷

发布时间:2018-08-19    文章来源:品牌中心

7月2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京召开中医药法实施一周年座谈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介绍中医药法实施一年来的有关情况。

201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以下简称“中医药法”)正式实施。

座谈会上,于文明表示,一年来,中医药法法治宣传教育广泛开展,为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服务人民群众健康营造了良好法治氛围。各部门协调配合,有序推进了中医药法配套法规制定,《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等5个配套制度先后出台并实施。各地多措并举,落实法定职责,各省均将中医药事业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已有28省启动中医药地方条例制修订工作,河北已率先完成修订并颁布实施。

北京同心医院骨髓炎治疗中心主任徐林茂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谈及切身体会,中医药法实施后,中医诊所发展迎来了春天。在一系列配套措施的指引下,中医行医受到限制减少,中医诊所数量大幅增加,随着公众认可度的不断提升,中医药事业在未来必将得到发扬。


从游医到正规军

作为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和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药工作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取得了明显进步。但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下,中医药行业面临的问题逐渐显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行政法室二处副处长张涛将其总结为,中医药服务能力不足,特色和优势发挥不够充分;现行医师管理、药品管理制度不能完全适应中医药特点和发展需要,一些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无法通过考试取得医师资格,医疗机构中药制剂品种萎缩明显;中药材种植养殖不规范,影响中药质量;中医药人才培养途径比较单一,人才匮乏;中医药理论和技术方法的传承、发扬面临不少困难。

如今,中医药法及配套政策的颁布解决了这一难题。中医药法规定,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按照考核内容进行执业注册后,即可在注册的执业范围内,以个人开业的方式或者在医疗机构内从事中医医疗活动。

2017年12月,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颁布了配套的《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和评定方式,全面推开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越来越多的民间中医正在通过合法途径变成正规军。

徐林茂告诉记者,我国民间隐藏着很多拥有绝活绝技的“民间游医”,长时间以来,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让他们的特长得不到发挥。传统技艺失传和非法行医间的矛盾让他们进退两难。

“当初我来北京看病时已经绝望了,因为很多家医院都告诉我无法医治、需要截肢。”在同心医院骨髓炎治疗中心住院部,来自哈尔滨的患者姜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求医经历。因车祸后腿部患骨髓炎,姜先生辗转了多家医院进行治疗,病情仍不见好转。姜先生说,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同心医院,没想到中医外科治疗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就医后病情明显好转,保住了自己的腿。


中医诊所大幅增加


考虑到获得合法执业资格的民间中医主要在诊所执业,而且中医诊所主要是医师坐堂望闻问切、服务简便,根据国务院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精神,中医药法将中医诊所由现行的许可管理改为备案管理,改变了一直以来以行政审批方式管理中医诊所的模式。

为控制备案制下中医诊所的医疗安全风险,与之配套的《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 于2017年12月1日开始实施,要求经备案的中医诊所不得开展备案的诊疗范围以外的医疗活动,以限制诊疗范围的措施来降低医疗安全风险。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共计备案中医诊所3536个,与去年执行许可审批全年开办数量持平。

此外,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开数据,2017年全国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66.4万人,比上年增加5.1万人;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10.2亿人次,比上年增加0.6亿人次,上述增幅较2016年均有提升,中医药总体规模不断扩大,发展水平和服务能力不断提高。

徐林茂对此颇有感触。他介绍,中医药行业有其特殊性,一些中医担心自己的祖传技艺、秘方外泄,不愿意与制药企业合作生产成药或申请专利,中医药法的实施既给了这些中医发挥技艺的空间,使传统技艺不至于失传,又尊重了他们对技艺、药方保密的权利。但同时,由于中西医结合治疗相关政策支持的缺乏,一些可以运用独特中医治疗方法并采用中西医结合方式治疗患者的中医医生的特长仍无法发挥。


公众认可度待提高


政策放开的同时,财政也予以扶持。中医药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制定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政策、药物政策等医药卫生政策,应当有中医药主管部门参加;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按照法定价格管理权限,合理确定中医医疗服务的收费项目和标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将符合条件的中医医疗机构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范围,将符合条件的中医诊疗项目、中药饮片、中成药和医疗机构中药制剂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2017年4月,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关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要求2017年9月30日前,所有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但中药饮片除外。另外,到2017年底,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的药占比总体下降到30%左右,但中药饮片不纳入统计。这一政策为中药的使用释放了空间。

不过,徐林茂指出,中医药收费标准制定方面仍待完善。例如,中医外科换药还没有明确的医保收费标准。许多中医使用的药品是名贵的中药材配制而成,尚不明确的收费标准甚至使这些中医医院无法收回换药成本。而一些在临床上已经使用过多年并验证疗效的中药外用配方,由于没有中药准字号而被禁止使用,且不能报销。对此,徐林茂建议,希望国家能对中药外用药准字号审批手续简化,支持中药外用药的发展。

此外,徐林茂认为,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公众对中医药的认可度不够。中医药和西医药各自有其擅长的领域和特点,但多数公众对中医药缺少认可,阻碍了中医药的传承和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属于整理资料编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行业信息,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烦请留言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此文章内容。

关注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 扫描二维码
地图

客服热线:0774-3828999

在线客服